对麻省剑桥医院(Cambridge Hospital in Massachusetts)的精神医学教授约翰.麦克而言,发展一套理解我们与地球之间关係的心理学,绝对不只是一个理性上或治疗上的计划。这项工作更需要寻求政治上的承诺。从他的「心理学与社会变迁研究中心」(Centerfor Psychology and Social Change,前身为「核能时代心理学研究中心」〔Center for Psychological Studies in the Nuclear Age〕),麦克一直是从其专业领域中,强力鼓吹要使心理学更加和社会建立关係的倡导者。本文中,他转而关注在环境破坏的议题上,号召一种「使我们彼此得以整合探索与行动的新型态个人培力方式」。


少了人类的问题,就没有所谓的心理学,至少不会有临床心理学或动力心理学,所以我们从界定问题开始:一个或许过去就存在,但在新的历史与文化条件下益形重要的问题。佛洛伊德和他的门生们在某个程度上发明了精神分析,用以回应当时的医疗与神经精神医学所无法理解和治疗的行为与生理病症,而这些病症乃是由一个僵化的布尔乔亚社会(bourgeois society)对男女两性的性生活面向,极端且自欺欺人地予以规範,以致在情绪上无法消受而引发。当前我们所面对的则是一个新的问题类型,层面广及全球。明言之,便是对地球生命系统的凌迟,而地球是所有人皆需完全仰赖的原乡,它所受到的凌迟对每个人都影响至深,这是我们再怎幺激烈抗拒也否认不了的。

这种新心理学的範畴,不只需发展一套可以理解与诠释我们和环境间关係的具体理论,也要包括与案主及病患合作的方法,带动直接或间接的环境思想与情感,并赋予建设性的行动力量。

然则什幺样的心理学会和这方面的问题相关呢?一套属于地球的心理学会像怎样呢?它应该要是全面、整体而且有系统的;其实我并不确定该用什幺样的词彙表达最正确,但知道必须要能传达整体性(wholeness)、连结(connection)、相互关联性(interrelatedness),以及複杂性(complexity)等事实。

探索心理与物理世界的相关联

这套心理学势必属于一种动力学派的心理学,而不是属于主宰当今美国精神医学的神经生理学或生物化学体系,这个体系必须探索心理与物理世界相关联的那些深沉,但却多被忽略的意识与潜意识中的感觉、冲动、与慾望。除了要能找出问题的系统性本质之外,这套环境性动力心理学的实践者,还必须揭示我们自己一些令人不快的事实,如同我们原本在精神分析中已学着去做的一样,但现在是另一个全新领域。

精确地来说,我们(此处的「我们」我想指的是西方文明及工业国家大部份的人民,因为有很多原住民文化对环境的体会与我们截然不同)确实有一套对地球的心理学,或者至少是意识或无意识裏一种普遍的态度。我们将地球视为一个物品,一个硕大的物品,一个可以为了符合人类的物质需求,而被用来持有、挖採、围界、设防、剥削、造屋、筑坝、犁耕、焚烧、爆破、刬平或烧熔的物体,甚至在必要时可以牺牲其他所有物种,我们认为可以为己所用而任意予以屠杀、麻醉、豢养。在对人们的自恋性格进行自我批判的年代,各种型态的自我中心主义(egoism)纷纷受到动力取向心理学家们的关注,但上述这种型态的物种自大感(species arrogance)却很少受到检视。

远远相对于这一种态度,美洲原住民长老的话语则透露出一种与大自然间务实、共存(live–and–let–live)、虔敬的关係,这些长老深知我们和地球乃是全然地相互依存,必须和大自然在平衡和谐中共生。印第安苏族(Sioux)一位名叫约翰.(火.)蓝姆.迪尔(John〔Fire〕Lame Deer)的巫医(medicine man)曾写道:「走进自然,感受它的力量,让它帮助你,人总要花点时间和耐心在这上面。停下脚步来思考一下,试着体会这一切。你留下太少时间来沉思;一直都在赶、赶、赶。那繁琐、匆促、仓惶的诸般事务,会磨耗人的生命。」

在某种程度上,社会组织也是我们集体心灵状态的呈现。然而我们已经太习于将它们的存在和操作模式视为理所当然,以致于在公开认为我们拥有调整、转变、或拆解它们的力量时,不免会因为它们所涉及的政经与心理利益,受到巨大的阻力。要想带动这种结构性的改变,心理学家将必须与政策制订者、企业领导人、经济学家、以及其他许多献身于社会改革的学门或团体代表们一起密切合作。

单纯地倚靠去工业化来解决并不切实际

来自政治与个人对环境转型的阻力可能都极为强烈。例如我在日本时读到一篇文章,提到韩国的工业污染已然十分严重,以致于首尔的公共用水系统已被判定为不安全。一位首尔大学(Seoul University)的教授因引用此篇描述工业污染严重性的文献而遭到革职,支持环境改革的民众被政府指控为共产党的同路人。

1988年我到苏格兰的芬德洪恩生态村(Findhorn)参加一个题为「顾及全球的政治」(Politics as if the Whole Earth Mattered)的研讨会,回程在巴黎时也有过类似的经验。正因为听到英国及欧陆各国关于污染问题及绿色运动的感人演说而觉得新鲜的我,忍不住和一位法国心理学者分享我的经验与关切,没想到她却认为这些环境关怀是共产党的宣传技俩而不想理我,即使她觉得这些环境问题本身可以证实存在。

面对环境转型成本所产生的排拒,也可能从管理高层扩展到股东身上。1990 年4月艾克森(Exxon)公司年度股东大会上,来自各环境团体的股东们所提的草案,就遭到公司派压倒性多数的否决。对于要关切残害野生物、毒害儿童的毒性化学物质,以及有害废弃物的危险性等诉求均遭到漠视,大抵是因为修补与复原的行动将会减损股东们的收益和股利。

一位艾克森公司的发言人向这些环境主义份子调侃道:「那你把车子收起来吧,也别再搭飞机了,寒冬酷暑的时候,也拜託你走路或骑马看看。」这段话除了可以看出这位仁兄的尖酸刻薄之外,更有趣的是句子背后隐藏的意涵,他的说法与事实相距不远,因为濒临危险的,是我们在已开发国家的生活形态,以及工业化本身的存在及扩张的事实。

其实期待环境危机可以单纯地靠去工业化(deindustrialization)来解决并不切实际。然而这套环境新心理学必须负责传达的坏消息是:西方文明给予自由市场势力无所限制的特许,和社会主义体系不负责地滥建重工业,两者带来的是同样的惨烈后果,是一颗因人类过多的废弃物而濒临死亡的行星。正如我的理髮师说的,「老麦,我们快被我们自己的工业臭屎给淹死啦。」

在这个快速变迁的世界中,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要建立一个政治机构,运用权力与责任资源,和足以供养未来世代人类、其他物种,以及地球本身的经济组织携手合作。有环境意识的心理学家在促使更多人与地球及地球的超越性意义产生连结的同时,也应该和愿意承担责任的公民、社会及工商团体,一同参与更广层面的运动,将眼界扩及政经机构的转型。这最终意味的是要与其他人结合,寻找一个新理念,以期替换掉当前主宰美国及世界多数地区精神文明的物慾价值观(material values)。

一套关注环境的心理学

一个规模大到真的足以保护地球的环境运动,且心理学将能在此中有所助益,从两个理由来看,这个运动都必然是跨国际且跨文化的。

首先,身处已开发国家的我们必须了解,我们的发展实例现在变成多幺强烈的先例。当我们还在破坏森林、污染空气、让工业或个人废弃物毒化河川时,要劝诫开发中国家不要再走不当的工业化之路也就更加困难。虽然常有人提出辩驳,宣称我们砍伐木材的方式比起开发中国家破坏雨林的方式,更有秩序,也更有效能。但在心理与经济力量牵涉其中时,这个理由就变得毫无说服力。

其次,我们也要理解开发中国家人民的经济顺位和营生需求。要想成功拯救那些贫苦人民所赖以维生的树木或动物等自然资源时,不可能不处理那些社会的物质需求。

总结来说,一套关注环境的心理学若想全面而宏观,至少必须涵盖下列几个部份:

一、深切地领会到我们的的确确与地球有所连结,而且这个关联的强度,已经到了在维繫人类以及其他难以数计物种的生存上无可比拟的重要程度。

二、对本身和其他文化看待天地的传统态度中,可能增损生命存续的部分,进行分析。在工业开发国家中对待大地的主要态度,已经到了一种毫无自省的滥用地步。

三、探讨并改变我们和地球环境间的关係以期重新活化彼此连结的实务运用。这个方法必须能强烈地带动情感,是体验性的,而且能开拓意识的层面,将我们启引向与自然连结的关係裏。

四、从生态心理学的观点对政治和经济所做的一套检视。政治和经济体系、机构,以及势力,都在形塑我们对地球及其生命型式的集体态度,但它们也具有令人歎服的生命力。因此,对环境变迁议题有所承担的心理学家必须要和专业环境主义者、政策制订者、环污专家、企业领导人、经济学家,以及其他许多人共同合作,期使上述的各种组织体系,能与一个足以维持人类生活福祉的环境相容。

五、这表示,即使除了核子威胁的例子之外,要想具有效能,心理学家们必须对办公室和实验室之外的事务更专业且更投身承担和参与。我们必须找出新的个人赋能培力模式,让自己及案主得能整合试误探索与实务行动,进而不分男女,都能成为吾土行星保卫战中的原型斗士(archetypal warriors)。

译注:艾克森(Exxon)公司是世界知名股票上市的大石油公司,后并与美孚石油(Mobile)

书籍介绍

《生态心理学:复育地球,疗癒心灵》,心灵工坊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编者:西奥多.罗斯札克
译者:荒野保护协会志工群

九〇年代,本书编者西奥多.罗斯札克在美国倡导「生态心理学」,号召生态学界与心理学界相互对话与合作,共同面对人类与环境逐渐崩坏的关係。应运而生的这本经典文集,揭开一连串蝴蝶效应。

书中揭露,拥有健康的关係不只与个人心灵有关,更牵涉到地球上众多生命的存亡。当我们开始在意环境、并同时回顾自己在关係中的模式,就可以发现荼毒着我们亲密关係的控制、否认、虐待与投射等互动模式,和我们对大自然的不珍惜,背后的态度与形式,其实如出一辙。

在收录的二十多篇不同领域的省思与实践中,涵盖从心理学观点、儿童发展、女性主义、科技成瘾等多种角度切入分析环境危机的论述,与包含生态式觉知技巧、完型治疗或栖地复育的实务分享,以及萨满式谘商和荒野治疗等前卫方法等,让这部旁徵博引又笔调犀利的着作,充满自我的觉察与对大自然的关怀。

透过这本文集,在环境保护日益重要的当今,希望重新唤醒人类与大地母亲最初的联繫,从心灵角度发现爱护环境和爱护自己,其实是同一件事情。

一套关注环境的心理学,面对的是人类与环境逐渐崩坏的关係

相关推荐